新闻中心NEWS

返回首页

经邦论道“中国经济改革与转轨经济学”讲座在我院举办

发布者:中国发展研究院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06

2018年12月4日下午,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活动暨“经邦论道”系列讲座之六十八——“中国经济改革与转轨经济学”在安泰经管学院A300报告厅圆满举行。本次讲座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、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老师主持,特别邀请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、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教授做演讲嘉宾。本次活动得到了新华社、第一财经日报、解放日报、社会科学报、新浪财经等媒体的支持与报道。活动期间师生热情高涨,吸引了600多位安泰经管学院、凯原法学院、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等交大各院系的师生和校友,讲座现场A300报告厅座无虚席,很多观众甚至全程站立或席地而坐聆听完整个讲座。

讲座开场,陆铭教授介绍了本次活动举办的特殊历史时期,并对樊纲教授做出高度评价。再过几天就是中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喜庆日子,为迎接这一重要历史时间的到来,中国发展研究院特别邀请樊纲教授给大家做这个学术报告。樊纲教授经历了整个改革开放40年波澜壮阔的历史,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、发展经济学、制度经济学及转轨经济学,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,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,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,2006-2010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委员会委员,2015年再次任命为该委员会委员。2005、2008、2010年,连续三次被美国《外交政策研究》与英国《观点》杂志评选为“世界最受尊敬的100位公共知识分子”之一,2010年为“世界100位思想家”之一。

演讲开始,樊纲教授首先从制度经济学的概念引入。发展经济学已经确认了经济增长的四个要素:人力资本、物质资本、科技创新、制度改进。人们越来越多地发现,效率的提高,很多不是因为技术进步,而是因为制度改进。人们认识到制度变化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,于是把制度经济学研究纳入正规的经济学分析。

制度经济学有两个分支:比较经济学和转轨经济学。比较经济学做运行机制的比较分析判断,比较A和B哪一种制度更好更有效率,例如比较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两种体制。比较经济学解决了A和B哪个好的问题,转轨经济学则研究从A转到B的实现过程,研究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。区别于制度变迁,制度变迁是没有目的的进化过程;而转轨经济学的目标已知,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,市场经济是目标。

转轨改革的过程中,问题归结起来为两个:一、不愿改,因为旧体制下既得利益的阻力;二、不会改,因为知识与制度信息的不完全。这就是转轨经济学的两个基本理论问题:利益冲突、制度信息不完全,对应转轨经济学的两大理论分析工具:非帕累托改变与政治经济学、不协调成本理论。

对于利益冲突问题,经济学一般方法只能处理帕累托改进(只有人受益、没有人受损),而转轨改革的问题多数属于非帕累托改变(要想有人受益,一定有人受损),这超越经济学,必须求助于政治经济学(要诉诸于投票、政治运动、政党领导等非经济手段才能实现利益分配)。如何在利益冲突下实现转轨,基本的方法是尽可能把非帕累托改变转化为帕累托改进。第一个办法是补贴,补贴虽能弥补部分物质损失,但解决不了精神损失、相对损失。第二个办法是双轨制过渡,即老人老办法、新人新办法,这在中国改革中运用得非常多。随着新轨越来越大,老轨重要性越来越小,大家逐步习惯接受,最后并轨变成可能。

关于制度信息问题,一个制度是由多种分制度、多种要素构成,制度之间相互关联制约,不同制度形成时间不同,国别之间历史文化也有差异,因此任何一个国家的制度信息永远是不完善的,这时就出现不协调成本(又叫摩擦成本)。不协调成本的极端形态就是混乱、经济衰退、甚至社会动荡。如何在改革效率和不协调成本之间取得均衡,就需探讨转轨的最优方式和最优速度。转轨有激进和渐进之分,激进好还是渐进好,争议很大。转轨还有循序渐进和平行渐进之分,循序渐进是指ABC三种制度,先改A,A改好了改B,B改好了改C,但基本缺陷在于,ABC是相互依存的,不可能等到A改完了再改B;平行渐进是指同时推进各个领域的改革,相互之间逐步推进,相互关系上保持相互衔接,比如大家都做10%,接者做20%,同时推进。

总之转轨的实践问题归结为两个改革的行动:1、如何增大改革动力,减小利益阻力,在改革过程中保持社会稳定;2、如何增加信息知识,减少摩擦成本,提高各项改革的协调性。除了以上基本理论,樊教授还讲解了开放、特区试点、区域竞争在体制转轨中的作用。开放不仅引进技术信息、制度信息,而且引入新的市场取向的利益主体,有利于利益格局的变化,有利于制度的演进。特区试点的意义在于在旧体制较少、既得利益阻力较小的地方先开始改革,特区的成功可以减少整体的利益阻力。区域竞争本身具有试点的意义。

在讲座最后的互动问答环节,师生踊跃发言,都想借此难得的机会与樊纲教授交流请教。面对前后总共十几位师生的提问,樊教授均一一做出耐心细致而高屋建瓴的回答,博得会场上观众们热烈的掌声和高度的赞许。陆铭教授最后总结道,樊纲教授今天通过转轨经济学的理论方法,不仅用简单的理论模型概括分析了中国40年纷纭复杂的改革,同时也引起大家对理论研究的兴趣、欢迎大家参与到转轨经济学的理论研究中。今天内容归纳起来三点,第一,要解放思想;第二,要认清市场经济的方向;第三,做增量改革。让我们借此活动共同迎接即将到来的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伟大时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