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资和研究FACULTY

返回首页

陈宏民:“高冷”Apple Pay不是核心玩家?

发布者:校友与公关办公室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5-25

出门忘带钱包没所谓,一买东西就下意识掏手机,已经成为许多人的生活方式。大到投资理财,小到买个煎饼果子,移动支付带来了方便和效率,同时也成为商场上一门趋之若鹜的生意。

 最近相关新闻就不少,苹果将在6月份的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推出iOS11,其中包含基于iMessage的点对点转账功能,此外在中国用Apple Pay 刷公交、地铁的时代也即将到来。而另一头,支付宝与美国支付处理服务商First Data Corp达成合作,正式进军美国。

 在变化迅速的移动支付领域,除了“扫一扫”,还有哪些事你应该知道?就从近来动作频繁的Apple Pay说起吧。

 “高冷”Apple Pay不是核心玩家?

 对于去年2月在中国上线的Apple Pay来说,其趋势可用“高开低走”来形容,本以为凭借iPhone在用户心目中的地位,Apple Pay理应能在移动支付市场有所作为,但实际上局面却被支付宝和微信掌控。在第三方监测数据里,Apple Pay被归类于可忽略的“其他”。

 究其原因,很多人最直观的感受是地推没做好,使用的场景不够。就消费体验来说, Apple Pay是闪付,连手机都不用打开,体验比二维码更好,但是能用的地方太有限,还有些地方能用却不知道。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、网络智酷总顾问段永朝认为,时间窗口也是Apple Pay推广不理想的原因,“支付宝有十几年的历史,苹果支付太年轻,消费者的支付习惯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变。”难怪就连曾经把Apple Pay作为唯一接入的第三方支付的星巴克,都悄悄支持起了微信支付。

无论如何,Apple Pay都是消费者移动支付时的一个选项,再加上最近苹果强制关闭微信打赏功能,又要推出点对点支付,一副和微信“茬架”的架势,很容易让普通消费者把它和支付宝、微信放在同一竞技场上比较。然而Apple Pay似乎并不是移动支付领域的核心玩家。“苹果在本质上跟支付没有太大的关系,它只是一个硬件供应商。苹果介入支付是一种增加自己产品竞争力的做法。”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宏民如是说,从增加功能、提升消费者体验的角度看,HUAWEI Pay、小米Pay都是一个道理。而在如今监管体系日益严格的环境下,移动支付已不是纯粹的市场行为,段永朝认为,留给苹果们在科技手段、支付装备等方面的发挥空间也不会很大。

 既然苹果不是核心玩家,那么谁才是?支付宝、微信支付这类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算一方,另外一方就是在苹果背后,我们都很熟悉的——中国银联。

 你们爱的“扫一扫”让谁“不高兴”了?

 要讲清银联和第三方支付之间的恩怨情仇,就不得不提支付的两种模式——四方模式和三方模式。

 在线上支付出现之前,人们的支付方式除了现金,就是刷卡。四方模式的四方是指商业银行、消费者、商户和收单机构。商业银行向消费者发放银行卡;消费者在商户刷卡消费;收单机构(最早是银行)向商户收单,完成整个刷卡交易。由银行充当收单机构的局限是无法跨行收单,为了开放市场,银联出现了,它一头连着收单机构,一头连着商业银行,完成转接清算。支付过程中的三个环节:发卡、收单、转接清算,由各个机构各司其职,每个机构只做一件事。这其中产生的手续费由商家承担,以7:2:1的比例在商业银行、收单机构和银联之间分配。银行卡支付的传统的四方模式全世界都是如此,VISA、万事达,相当于国外的银联。

 其实最早支付宝也是收单机构,但做着做着就开始直接在商业银行开户,以同行转账和同账户转账的间接手段完成转接清算。这就是所谓三方模式。

 于是银联“不高兴”了,这也是它要站在Apple Pay背后的原因。虽然要分润给苹果,但银联可以利用苹果的技术去抵挡支付宝、微信支付这样的第三方支付的“进攻”。

 不高兴的还有商业银行。用户把钱划到第三方支付,要理财有大量理财工具,要消费可以直接消费,储蓄投资都可以,商业银行成为一个通道。更关键的是,原先商业银行利用发行银行卡得到的大量数据可以做精准营销,可以帮产品做市场分析。但用户用了支付宝们,账单流水上显示的是第三方支付的进出款项,如此一来,商业银行得不到这些数据,只有支付宝们掌握了大量信息,可能涉及到信息安全、资金安全的问题。

 你的资金和信息还安全吗?

 先来看下两种模式的利弊比较。

 陈宏民觉得三方模式的效率比四方模式要高一些。除了快速便捷,段永朝还肯定了三方模式在支付场景的革新突破、个性化理财方面的优势。

 然而,在资金安全和信息安全上,三方模式存在着先天的不足。陈宏民分析说,四方模式每个环节很透明,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也很成熟。反观第三方支付,它们算收单机构、发卡机构还是转接清算机构?都像,但又都不是,“缺乏监管风险就很大,万一现金流断掉,对整个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。”

 段永朝担心的问题是三方模式为诸如赌博、洗钱等“黑产”提供了便利。

 无论从国家还是私人角度,那么多消费行为、资金走向的信息掌握在少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手中,都令人担忧。信息可以使用吗?可以买卖吗?陈宏民说,现阶段的信息买卖还只是打打推销电话,如果发展到侵犯个人隐私或者更甚,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在支付这件事上,便利性和安全性往往是此消彼长,难以两全。

 线上支付重新洗牌?

在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咄咄逼人的大趋势下,3月31日,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(下称“网联”)横空出世。据了解,网联首批接入四家商业银行和支付宝、财付通(微信支付)、网银在线,第二批包括快钱支付、平安付、百付宝等;以后每个月陆续接入技术筹备到位的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。

 网联取代之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的模式,仅作为清算平台,一端连接持牌支付机构,另一端对接银行系统。银联转接线下支付,网联转接线上支付,第三方支付平台可任意选择接入其中的一种,但不得再继续直连银行的模式。

 段永朝认为,网联的意义在于“它实现了不同支付通道的互联互通,支付路径的透明化让过去第三方支付的灰色地带可见了。”

 接下去,网联将对接入机构进行备付金管理来降低资金的风险和安全隐患。以支付宝为例,客户在支付宝上的备付金和余额不属于支付宝,支付宝无权使用。网联的专项管理规定支付宝必须在商业银行开设专户,把这些钱与其自有资金分开,禁止随便挪用,并且得不到利息。而在过去,第三方支付可以任意使用备付金和余额(最常见的是红包形式),在不向用户支付利息的同时还能得到银行的利息。

但是普通消费者或许不会对支付背后走的模式有什么感觉。“两种模式有竞争是好事,大家都想提升用户体验。”陈宏民说,在四方模式中,不论是刷卡还是闪付都有个要求:支付场景中必须有pose机,有设备就有成本,而二维码几乎没有成本,银联、VISA都在往二维码的方向走。

如此看来,双方的竞争还在继续。网联的出现,让局势变得更扑朔迷离,支付领域的各方博弈远未结束。